捉迷藏

草屋藏喵(一)

看廿七大大的丐明看魔怔了ԅ(¯﹃¯ԅ)

洞庭湖的傍晚,天边燃着亮澄澄的火烧云。

秦攸蹲在鱼摊旁,将那些鱼挨个捏了遍。翻捡了半天,选定了瞧着鳞片最亮最新鲜的两条鲫鱼。那鱼贩不耐烦翻了个白眼,给他用草绳穿了鱼嘴串起来。

鲫鱼挑在打狗棒上晃晃悠悠。秦攸又喝了口烈酒,哼着艳曲儿迈着轻快的步子。及出了市集到了一处偏僻的山坳,秦攸喝醉似的慢慢倚靠在一株桃树上。捏了捏手里的打狗棒,仰头灌下最后一口酒猛地把酒坛朝一个方向甩了过去!

瓷坛落地碎声响,一人笑盈盈迈了出来,背双剑穿白衫,身形纤细,行动间自成一派风流。

“我的堂主大人~”

沈肆是个秀坊弟子,男的。双剑翩翩舞起过恶人谷一阵男风。可秦攸打从弄明白自己喜欢男人就对他这种“娘们儿兮兮”的没啥好感。偏生沈肆自荐进了他的堂里,每次秦攸收到他那里来的密报都忍不住恶寒。

秦攸没好气道:“有事?”

“谷里最近不太平,隔壁暗杀堂的几次盯上的耗子都被咬了手。”沈肆不缓不急向他汇报:“浩气似乎想来次大动作,谷里上面预备网中捉鱼呢。刚得的消息,天权坛下举了一位大将——您猜是谁?”

秦攸斜睨着他。

“是燕行云。”沈肆促狭地眯起眼。“可得看好您抢来那只猫儿,免得……”

一对泛着腥的活鱼冲着他门面袭来。沈肆仰头噔噔噔退了几步,一翻身没了影儿。秦攸在那鱼落地前重又挑在竹棒上。继续醉醺醺往总舵走。

秦攸自然不会做饭。那两条鱼被总舵后勤弟子宰杀干净,按着他的心意不放姜,加少量的盐和迷迭香煎炸出来,肉嫩味美。秦攸端着饭食走进屋子,里面凄厉地“喵嗷~”几声,就看见几团毛绒乱扑乱撞,窗扇边闪过黑影,猫们逃命似的窜出去了。

外面夕阳沉下了一半,把这屋子三个角照的亮堂堂。秦攸顺着地上那条铁链看过去,塔希尔蜷在屋子最黑的一角,也跟猫儿似的戴着兜帽,淡金色的发漏出来几缕,那双湖碧的眸子悄悄观察着他。

塔希尔原来是养过猫的,在他浩气卧底身份没曝光之前。秦攸那天先看见一只黑脸长毛的波斯猫,然后才是这个新来的背着双刀的明教刺客。那明教也跟猫一样踮着脚悄没声。秦攸总不见他出声,偶然碰见他坐在屋顶上捋猫,黑脸儿喵一句他回一句,才肯定他不是哑巴——还好不是,这么个美人不会出声可就可惜了。

后来乱军之中,那浩气玄甲将军背后隐了个唐门。秦攸奇异地在上千人的战场中听见塔希尔长声喊出谁的名字,随即弯刀碰歪了弩箭尾,瞄着心脏去的一箭就射穿了肩膀。

那战恶人丢了两个据点,黑脸儿在塔希尔逃命时被人活活打死,扔在路边晒了两天。谷里有医师看见怕生瘟病,才用火烧了干净。

抓着塔希尔的是沈肆。没杀,按规矩押回来交审罚堂。秦攸鬼使神差去了趟,昏暗地牢里唯一一缕阳光撬着牢门,洒在塔希尔白皙修长的躯体上。上衣被鞭打得不能蔽体,垂下来的浅金发尾沾染血迹。白的身体,金的发,红的鲜血,都晶莹剔透仿佛在发光。秦攸忍不住俯下身,几乎第一次完全看清楚了塔希尔总低垂着藏在兜帽下的眼睛。是温柔又妖异的绿色,直勾勾看着他。

是个妖精。

秦攸咽了咽口水。觉得身上有些发热。

秦攸动了心思瞒天过海,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叛徒死了。实际被秦攸锁着娇养了起来。那缕阳光救了塔希尔,塔希尔却不怎么感恩。总爱猫在黑漆漆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秦攸得逞后也爱宠宠他,见他实在无聊,逮了一窝野猫崽子给他养。其中有只乌云踏雪最通人性,成日占住塔希尔怀抱小尖耳朵蹭来蹭去卖娇。有次秦攸喝醉酒起了兴致,胡乱制住塔希尔就要强压上去。那猫竟冲着他弓起背炸了尾巴,“嗬嗬”地呲牙威胁。在他身下一向温顺的塔希尔也扭着腰挣扎,空出一只手就去护那黑猫。秦攸酒气上了头,一把抓起黑猫狠狠掼到敞开着的门外。第二日出去看见那猫正撞在桃树干上,头都碎了。秦攸赶忙收拾猫尸埋了起来。自此那窝野猫就成了今日这般,见了他就没命的逃。

“吃饭了。”秦攸唤猫似的啧啧出声,逗引这只唯一会理他的大猫。塔希尔慢慢站起身,浑身的金饰和脚上的铁链哐唧作响。

秦攸摸出刚换的酒葫芦喝了一口,坏心眼朝着塔希尔哈气。塔希尔埋着脑袋啃鱼,秦攸却注意到他慢慢绷直了肩膀。秦攸觉得很有趣,抓着腰一把将他提到自己腿上,底下那根涨起来的东西抵着软屁股,手伸进他胸前白纱里玩弄那对凸起。末了还要轻啃他的耳朵。

“怎么?继续吃啊。”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