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记一个毒哥的早晨

依旧摸鱼
毒唐bl,唐毒bg

在一个微风袅袅的清晨起个大早,用西域来的香料仔仔细细沐浴三遍,穿上刚拿到的新校服。

将搅基蛇和呱太喂饱,用收集了许多天的珍贵材料煮一锅鲜香麻辣的火锅底。整理好连夜做出来的小药,拎着没睡醒的毒萝到圣兽谭洗涮干净。

日头略微升起时,坐上去唐家堡的马车。

堡外木桩区依然站着那个男人,叼着竹叶倚在木桩上擦拭机关弩。半边面具和武器一起泛着铁器的光。斜睨过来的目光却比钢铁更冷。

忐忑不安地站直身体,献上一早准备的礼物,男人照旧用不屑的神情扫了一遍,却猛地停滞在一点。

半响,男人终于“哼”了声,冲他右手拎的毒萝抬了抬下巴。

毒经大喜过望,将被吓得泫然欲泣的补天送进天罗怀里,摸了两把算作安慰,反身一个聂云往堡里跑。

“炮炮!你师兄终于同意我见你啦!!!~ ~~~~~╰╮(  ̄ ▽ ̄)o╭╯”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