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论一只羊的沦陷

花羊 羊花  摸鱼 微开车
总是写着写着就没感觉……


这日,紫霞奉师命护送受伤的剑宗师兄到万花谷疗伤。

紫霞很费解,这位太虚师兄在纯阳颇有名望,听闻武功已臻化境,性子也淡漠沉稳。这次怎会被区区几个狼牙兵伤得这么重?宫中的大夫都纷纷摇头说治不好。

而且一路上太虚除了面色苍白了点,行动间根本看不出来是受了重伤。难道狼牙军中有什么伤人的谜法?!!

Ծ‸Ծ师尊外面的世界好可怕!!!

太虚:“莫发呆,看路。”
紫霞:“奥……”

到了万花谷,太虚谢绝了门口的引路弟子,轻车熟路的样子直奔落星湖。紫霞一路懵懵懂懂四处张望,诶这片花海真好看!那边竟然有鹿!哇那是机关人么??万花弟子校服真好看啊……还都是黑长直( ̄▽ ̄)~*

太虚稍侧身,长剑道袍挡住了一脸山里人刚进城的紫霞,对面前花间抱拳行礼:“在下不慎中了疑症,特来谷中求医,敢问离经大夫可在?”

黑长直抱着机关部件路过的花间温言笑道:“不巧,离经刚外出为大师兄采药,道长若是急症,不妨寻大师兄一看。”

“裴元先生想必正忙,不敢打扰。”太虚道:“我等便在此等候离经大夫。有劳兄台。”

名为花间的万花弟子便冲他们回了礼,带着机关甲人哐且哐且地走了。

紫霞一脸(((*°▽°*)??刚刚那位万花弟子好像低头偷笑了一下?还冲自己瞄了一眼??我完全看不懂啊师尊!!!

这一等就是一天。

晚上有门人为他们安排了住处。
紫霞白天跟师兄打坐坐着坐着就照常睡了过去。夜里倒是不困,玩心大起,在谷中四处纵云梯游赏风景。

一不小心走到了落星湖……

紫霞突然听到偶偶私语声,仿佛还很熟悉。一时疑惑走近白天呆的木屋。

屋内突然有人惊叫了一下,随即是什么东西落地摔碎声。

有危险?!紫霞忙隐匿气息,拔剑潜到屋后窗下偷偷往里看去。

妈诶!!是师兄!师兄在跟人打架么??这个人跟白天那位花间先生样貌有几分相似啊!等等打架师兄为什么要脱对手衣服(*/∇\*)!!我到底该不该上去帮忙呢?

屋里,长发披散墨衫半褪的离经趴俯在冰凉的桌子上动弹不得,眼圈微红,又气又怒地推拒躲避那只握剑的手。哑声道:“混蛋……道貌岸然的假道士!!我就知道你又骗我啊——别,别碰……!”

而太虚正是情动的模样,一手握着剑鞘制住身下人,道冠卸掉衣衫敞开,完全没了白日的清冷端庄。低喘着俯身噬咬他脖颈,撩开长发亲吻他:“若不骗你,又不肯见我了。躲这几日可想清楚了?嗯?”

“唔……想什么,谁稀罕躲你……”

“那就……”

屋里对话突然停滞,只弥漫着交缠的呼吸。半响又是隐忍不住的低哑哭吟声和物体间的挣扎碰撞声。

紫霞:(⁄ ⁄•⁄ω⁄•⁄ ⁄)!!!!师师师尊我怎么办!!太虚师兄好像在欺负别人的样子!!为什么我会蜜汁脸红啊啊啊!!

紫霞默默飘走捂脸:“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

诶??什么声音??

紫霞睁开眼,暗夜下一具机关甲人炯炯盯着他。
(๑˙ー˙๑)

紫霞在自己喊出声之前捂死了嘴。

“小道长,”一旁笼着袖子的花间温和地打招呼:“落星湖可是出了什么事?方才听见……”

完了完了啊师兄!!你怎么在别人地盘上欺负人家门人!!你看眼前这个还跟你欺负的那个可能是兄弟啊啊啊!听说花谷工圣弟子都不是治病的是要命的!
_(:3」∠❀)_

紫霞连忙道:“并无事,只是离经大夫回来,正为师兄医治。”

“哦?”花间微笑道:“离经晚间方回,又弄出如此声音,难不成遇到什么险事……”说着就要往木屋那边走。

“不不不不不!Ծ‸Ծ”紫霞紧张得上前攥了花间的袖子,“没有事!只是师兄疾病确实怪异,离经大夫妙手,医治的方法也怪了些……说,说来,万花谷夜间景致甚美,花间兄可否为贫道指路观赏一番?”

花间看了看自己袖上的手,又抬头看了眼紫霞,敛眉扬起嘴角。

“哦~”
“如此,道长且随我来。”

紫霞:他又瞄我了又瞄我了!!总觉得有危险的样子师尊我该怎么办!师兄我只能帮你到这了要来救我啊啊啊⊙﹏⊙


几日后,纯阳宫。

紫霞的师尊:(눈_눈)

太虚:(๑˙ー˙๑)

评论(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