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剑网三〔各门派〕当你背叛他们第二弹 玻璃渣慎入

五毒
      你越来越讨厌他整日弄那些害人的蛊毒之术。
      你坐在他怀里漫不经心地把玩太上忘情。忽而想到了什么,唇角一弯,跟着的却是体内一阵钻心剧痛。
       你痛的叫出声,不由得抓住他的手抬头看他。泪眼朦胧间却见他仍挂着温柔笑意。
       你明白了什么,忙推开他,不可置信问他:“你……你给我……下蛊?”
       “娘子好狠的心。”他凑过来抚摸你的胸口,笑容慢慢狰狞起来:“这蛊,可是只有心里念着不相干的人才会发作,至死方休。娘子方才,在我怀中念着谁呢?”
       你破口骂他邪魔妖道,视线一点点模糊。恐惶中最后的意识是他掐着你的脖颈,满目的怨恨与哀伤。
       “我可告诉过你,负了我苗疆儿女,是要以命相抵的……”
       生死蛊,情之所依,心之所系;代君受命,保君平安。
       你以为就这么死去,却在他冰冷的怀里醒来。终于懂了这以命相抵。

小剧场:你痛的叫出声,不由得抓住他的衣服抬头看……不对毒哥哪来的衣服,重来!
( ̄▽ ̄)o╭╯☆#╰(  ̄﹏ ̄)╯

少林
       你被他抱坐在马上,身体绵软无力倚在他胸前。
       这名肃穆的佛门弟子,半月前闯了你的喜堂,杀了你的新郎并一干亲朋好友。带着你躲避江湖正道追杀,一路西行而来。
       前方便是恶人谷。
       他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使你整日昏沉,只能乖乖任他摆布。你攥着他的僧衣,吃力地抬头看他的脸。

       你曾最喜爱他在佛前的庄严肃穆,也最讨厌他的悲悯无情。
       多年前你跟随着他游行四方,看他渡化世人。
       你不曾受半点伤害,受到攻击时身上总有一个舍身。
       饲虎喂鹰,舍身成仁。
       你问他喜不喜欢你,他却连表情都未变。双手合十冲你行佛礼:“出家人五蕴皆空,施主妄言。”
       你索性在他吃食中放了那最下作的药,诱他破戒。待醒来赤裸着坐他怀里,缠着他脖颈再问喜不喜欢你。
       他合上悲天悯人的眼,低头捻动佛珠,唇角缓缓流下鲜血。
       他心境破碎,却又自己回了少林领罚。你心里怨恨他无情,自此打消了念头。
       不知多久以后,你偶然来到少林,听小沙弥说他一直呆在思过崖上面壁。夜晚你避开守卫僧人,悄悄闯了思过崖。
       他还是静默的模样,在佛前低头诵经。你叹了一声,在他面前蹲下。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你问他。“既然五蕴皆空,就该将外物都看淡才是。”
       “我以前不该一时好玩缠着你,你也不必为莫须有的东西所扰,该继续修你的佛渡你的世人……”
       你看到他向来古井无波的表情有了变化。他抬起脸,唇似乎颤了颤。“一时……好玩?”
       你终于感到一点愧疚,道:“喂我知错了啊……你们佛家不是讲舍身成仁么?你就当舍身喂了我这女魔头罢……还有,”你冲他羞涩地笑:“我就要嫁人了,我喜欢他,真的不会再纠缠你啦。”

        你现在还记得当时他脸上的茫然无措,转眼就被喜堂上的残忍无情取代。
       “冷么?”他见你望着他,低头亲了亲你唇角,替你裹紧披风。“以后就要习惯这冰原了。”
       “割肉喂鹰舍身饲虎,个人因果个人负。你既然招惹了我,又怎能让我继续去修佛。”
       “别恨我。”

小剧场:没有小剧场。
        我虐和尚真是虐的太轻了,而且一不小心就写长了。
        明明渣了我两个师姐的都是和尚눈_눈
       接下来看心情,哪个门派有灵感就虐哪个。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