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剑网三〔各门派〕当你背叛他们第一弹 玻璃渣慎入


苍云
       他的盾,只有你一人能碰。
       出战前一日,军中大摆践行酒。他深夜方应付完回府,照例去褪下盔甲洗净一身戾气才肯近你的身。你趁他沐浴将那盾牌动了一番,确认无误,悄悄回了卧房。
       少顷,他上了床榻直向你欺身过来,你嫌他呼吸间夹杂着的酒气难闻,厌烦地想要推开。却被制住手腕,一边强吻一边粗鲁地撕扯你的衣襟。你疼痛不已,只道他酒醉又恢复了霸道成性,转而快意地想反正是最后一晚,遂慢慢放软了身体承欢。
       第二日你醒来时他已启程,未留片语。几日后战事大捷,那最大的功臣却不幸战死。
       有军中好事者悄悄议论:
       “谁不知战场上这盾牌就是玄甲军的命,啧啧,那将军大概中了什么妖术,连命都不要了,就提着一把长刀闯进敌阵,诶,死的实在是可惜。”

小剧场:苍云:媳妇儿拆了盾不让盾立,我死了算了汪。(ノಥ益ಥ)

长歌
       你说羡慕他以琴音控人,每每想学都被他推搪过去。
       终于,你同他耍小脾气,他百般哄劝无用。只得抱了你在怀里,褪下指套握着你的手拨弄琴弦。
       待你学会了平沙落雁,最是喜欢趁他教授门人弟子时控了他摆出各种动作。看他在弟子们憋不住的笑声中无奈望着你。
       那日长歌门遇劫,他奉命带着几人守万书楼。你悄悄跟了去,趁他专心御敌时在他身后弹起琴声。
     
       你看着他不敢置信地转过身来,眼中有惊有怒还有你看不懂的东西。下一刻鲜血从他口中涌出,染红了儒衫长襟。
       你只觉心中快意。
       那一劫长歌门万书楼失守,镇守门人无一人生还。火烧了两日才熄。你抱着琴站在废墟前,他的弟子们只以为你悲痛难抑,都红着眼上来宽慰。
       最小的小琴萝抽抽噎噎道:“师父,师父没了,师娘再也不能控人玩了呜呜呜呜……≥﹏≤”
       你愣了一下再弹起那平沙落雁,却无一人被你控制。有小弟子忍不住道:“师娘未习我长歌心法,奏出的曲子怎能控人肢体呢?也就师父……”后面的话被他师兄一巴掌拍了回去。
       你突然懂了爱意缱绻时他咬着你的耳尖说的话。“长吟叠唱鸿鹄曲,共岁秋冥话江湖。”
      

小剧场:你修习了长歌心法并对他使用了歌尽影生。他活了过来并表示再也不敢一夜七次了。(๑•́ωก̀๑)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