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这是个树洞

最近超想回剑三。

但是一上线就想起被我卖掉的第一个号,心里就酸酸涨涨的。

想买回来,但是想想现在物是人非的剑三。

厌倦了重新认识一些人。

这么一想还是别回去了吧。

但是脑子里又拼命在想,忍不住听剑三的歌,看jjc视频。

心就被勾起来了。

想回剑三。


┻━┻︵╰(‵□′)╯︵┻━┻





到底要怎样啊我怎么这么矫情啊!!!!!

今天免费单抽洛洛sr!还进化了洛洛的卡过了拍摄副本“和你在一起”

感觉默默从墙头下来了……


不知道周夫人们看着自己邀请洛洛跟别人拍片手牵手传绯闻是什么心情……orz

去他娘的剑三无官配,
这就是我的官配。

偷偷挖树洞

偷偷调侃一句
我是花羊羊花都吃然而本体道长
可能是有自带滤镜
我发现
花羊视频里总有刷羊花的嘛,就会很多人喷ky
羊花视频里刷花羊的,好像反对的声音就要少一点
对于那些很激烈的言辞说花羊不逆的
我总觉得
这是
老婆谷们在维护同人里做攻的尊严
蜜汁萌
๛ก(ー̀ωー́ก) 

上面是一只羊的自我幻想

171207

不是很懂为什么我看耽美文还会有婆媳矛盾问题。
你们为什么不去言情区?
不我的重点是你们非得指着受叫儿媳指着攻叫女婿。
所以受=女人咯?
_(:D)∠)_

树洞

剑网三主吧有个帖主题是有没有你舍不得删的截图。我的回复大概可以写成个故事。



讲个故事吧。
因为工作a了剑三几个月。
回来发现几天前还在qq说要等我的人一个都不在线。
玩着游戏无聊就上贴吧。
在一个七夕情侣街拍帖看见了我师傅和我情缘在放烟花。
后来听说他们两天前一起弃号转服了。
一起认识的喵亲友偶尔不经意会在我面前提起他们。


大概一年后有一天,我挖宝,跟喵借了组,他挂机。一个苍云进组看见我,语气很熟地聊天。我一脸懵逼问他是不是认错了。
苍云说没有啊,昨天我还跟你们一起在yy聊天啊。然后又说你怎么到这个区玩了你家ds(前情缘昵称)不管你了么。
我好像懂了。
过了一会喵回来了,小心翼翼跟我说,苍云是他带入坑的,前几天在他们那个服一起玩,刚被他拉过来。
然后在团队里跟苍云说,这个是咩咩,那个是hd(我师傅昵称),你认错了。
原来是这样的,苍云在qq上问喵在干嘛,喵说咩咩要挖宝我挂机呢。我和我师傅当时都玩的纯阳,苍云下意识把我当成我师傅了。
我打字说我是咩咩。我不是hd。
当时我在屏幕前就莫名其妙矫情哭了。


后来听说他们奔现了,挺恩爱的。
那张街拍截图就是舍不得删。
因为以前挺白的,专注认识这个游戏,竟然都没和他们留下一张像样的截图。
所以那张截图就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们了。
#(笑眼)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们啦。
我怂,截图就不放了。怕被认出来。

十二门派扎心时刻

深呼吸。
真的不是黑,拒绝谈人生。
没错是十二门派。


少林
就是个阵眼。
喂,那边那个死秃驴。
不敢系在腰上的银心铃和最后送来的喜帖。



天策
攒了一仓库皇竹草被偷光。
莎莎不幸遇难。
大唐魂?那是什么?



七秀
打dps,反正那个奶秀奶不上。
818坊,躺枪坊,策划亲女儿。
唯一的秀爷。



万花
在喜欢的人面前被吹掉了假发。
晴昼海的花全部枯萎。
技改出来了,奶花很稳定。



纯阳
新一届票选成男最帅门派没有上榜。
没点回蓝而对面有个西兰花。
自以为相爱相杀其实是同门相残。



藏剑
山庄宣告破产。
风车进人群身上再也不会有减伤。
情缘上战场了。



五毒
以有伤风化罪被逮捕。
昆虫恐惧症。
呱太献祭前笑着说主人我爱你。



唐门
火中的木桩残骸。
摘下面具后的肤色不均。
dps排倒数。



明教
不幸患上了猫毛过敏。
中原不欢迎异邦人。
贪魔体出来发现自己是打地鼠机里的地鼠。



丐帮
丐帮还想……
明天起叽叽西禁止喝酒。
辣鸡职业,策划败笔,删了吧。



苍云
在大庭广众下扭秧歌。
父亲节收到一大堆礼物,包括自己暗恋的人的。
背叛。



长歌
你误会了,那就是太监帽。
相知心法被一大群10级小怪包围。
鸽子?你不是成精的葱么?



霸刀
疯了吧你,
竟然以为有人敢扎霸霸的心。
霸刀伤害很合理,不会削的。

前几天我一个道姑朋友卖号。


前几天我一个道姑朋友卖号。
号都要分离完了,
道姑突然告诉我她跟买家协商不卖了。
我说你个跑单狗。
道姑啥也没说下线了,我感觉她应该那个号应该永远也不会亮了。

mmp
我该怎么告诉道姑,
前段时间她那个道长师父交易我一个青盒子,
他说挺适合纯阳的让我装一下姐妹情深送给道姑。
然而我没忍住说了道姑要卖号。
道长奥了一声取消交易了。
你们说现在我该怎么告诉道姑_(:3」∠❀)_

为啥道长不自己送。
因为去年道姑就骗道长说她卖号afk了现在这个号是新的人。
然后把道长删了师徒断了。
她还改了名字。
道姑告诉我道长老跟她要照片啊手机号啊老抓她聊天啥的。
觉得道长就是那种来玩妹子的。
有点恶心,所以就不想理他了。
道姑原话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他有点恶心。”

然而道长为啥知道道姑还是原来那个道姑呢。
因为去年跨年的时候道姑情缘了,是个喵哥。
那天他俩名字的橙子啊海誓山盟啊无间长情啊刷屏了,还被吐槽停下是兄妹。
喵哥也是我和道姑的玩的很好的亲友,所以道长也认识啊。

道姑你个蠢咩。

道姑和喵哥情缘还没到两个月喵哥说不想玩了突然就游戏qq微信yy都消失了。
道姑从此也就a一会玩一会的。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道姑。
我以前死情缘都是她安慰我,我说算了吧江湖不见吧她还上我的号切花间加我前情缘仇杀。
快意恩仇。
其实我嘴上说着不要内心真的挺暗爽的……

还有喵哥的号到现在都没上过,也没出现小信封。
这就是他们仨的故事了。

草屋藏喵(一)

看廿七大大的丐明看魔怔了ԅ(¯﹃¯ԅ)

洞庭湖的傍晚,天边燃着亮澄澄的火烧云。

秦攸蹲在鱼摊旁,将那些鱼挨个捏了遍。翻捡了半天,选定了瞧着鳞片最亮最新鲜的两条鲫鱼。那鱼贩不耐烦翻了个白眼,给他用草绳穿了鱼嘴串起来。

鲫鱼挑在打狗棒上晃晃悠悠。秦攸又喝了口烈酒,哼着艳曲儿迈着轻快的步子。及出了市集到了一处偏僻的山坳,秦攸喝醉似的慢慢倚靠在一株桃树上。捏了捏手里的打狗棒,仰头灌下最后一口酒猛地把酒坛朝一个方向甩了过去!

瓷坛落地碎声响,一人笑盈盈迈了出来,背双剑穿白衫,身形纤细,行动间自成一派风流。

“我的堂主大人~”

沈肆是个秀坊弟子,男的。双剑翩翩舞起过恶人谷一阵男风。可秦攸打从弄明白自己喜欢男人就对他这种“娘们儿兮兮”的没啥好感。偏生沈肆自荐进了他的堂里,每次秦攸收到他那里来的密报都忍不住恶寒。

秦攸没好气道:“有事?”

“谷里最近不太平,隔壁暗杀堂的几次盯上的耗子都被咬了手。”沈肆不缓不急向他汇报:“浩气似乎想来次大动作,谷里上面预备网中捉鱼呢。刚得的消息,天权坛下举了一位大将——您猜是谁?”

秦攸斜睨着他。

“是燕行云。”沈肆促狭地眯起眼。“可得看好您抢来那只猫儿,免得……”

一对泛着腥的活鱼冲着他门面袭来。沈肆仰头噔噔噔退了几步,一翻身没了影儿。秦攸在那鱼落地前重又挑在竹棒上。继续醉醺醺往总舵走。

秦攸自然不会做饭。那两条鱼被总舵后勤弟子宰杀干净,按着他的心意不放姜,加少量的盐和迷迭香煎炸出来,肉嫩味美。秦攸端着饭食走进屋子,里面凄厉地“喵嗷~”几声,就看见几团毛绒乱扑乱撞,窗扇边闪过黑影,猫们逃命似的窜出去了。

外面夕阳沉下了一半,把这屋子三个角照的亮堂堂。秦攸顺着地上那条铁链看过去,塔希尔蜷在屋子最黑的一角,也跟猫儿似的戴着兜帽,淡金色的发漏出来几缕,那双湖碧的眸子悄悄观察着他。

塔希尔原来是养过猫的,在他浩气卧底身份没曝光之前。秦攸那天先看见一只黑脸长毛的波斯猫,然后才是这个新来的背着双刀的明教刺客。那明教也跟猫一样踮着脚悄没声。秦攸总不见他出声,偶然碰见他坐在屋顶上捋猫,黑脸儿喵一句他回一句,才肯定他不是哑巴——还好不是,这么个美人不会出声可就可惜了。

后来乱军之中,那浩气玄甲将军背后隐了个唐门。秦攸奇异地在上千人的战场中听见塔希尔长声喊出谁的名字,随即弯刀碰歪了弩箭尾,瞄着心脏去的一箭就射穿了肩膀。

那战恶人丢了两个据点,黑脸儿在塔希尔逃命时被人活活打死,扔在路边晒了两天。谷里有医师看见怕生瘟病,才用火烧了干净。

抓着塔希尔的是沈肆。没杀,按规矩押回来交审罚堂。秦攸鬼使神差去了趟,昏暗地牢里唯一一缕阳光撬着牢门,洒在塔希尔白皙修长的躯体上。上衣被鞭打得不能蔽体,垂下来的浅金发尾沾染血迹。白的身体,金的发,红的鲜血,都晶莹剔透仿佛在发光。秦攸忍不住俯下身,几乎第一次完全看清楚了塔希尔总低垂着藏在兜帽下的眼睛。是温柔又妖异的绿色,直勾勾看着他。

是个妖精。

秦攸咽了咽口水。觉得身上有些发热。

秦攸动了心思瞒天过海,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叛徒死了。实际被秦攸锁着娇养了起来。那缕阳光救了塔希尔,塔希尔却不怎么感恩。总爱猫在黑漆漆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秦攸得逞后也爱宠宠他,见他实在无聊,逮了一窝野猫崽子给他养。其中有只乌云踏雪最通人性,成日占住塔希尔怀抱小尖耳朵蹭来蹭去卖娇。有次秦攸喝醉酒起了兴致,胡乱制住塔希尔就要强压上去。那猫竟冲着他弓起背炸了尾巴,“嗬嗬”地呲牙威胁。在他身下一向温顺的塔希尔也扭着腰挣扎,空出一只手就去护那黑猫。秦攸酒气上了头,一把抓起黑猫狠狠掼到敞开着的门外。第二日出去看见那猫正撞在桃树干上,头都碎了。秦攸赶忙收拾猫尸埋了起来。自此那窝野猫就成了今日这般,见了他就没命的逃。

“吃饭了。”秦攸唤猫似的啧啧出声,逗引这只唯一会理他的大猫。塔希尔慢慢站起身,浑身的金饰和脚上的铁链哐唧作响。

秦攸摸出刚换的酒葫芦喝了一口,坏心眼朝着塔希尔哈气。塔希尔埋着脑袋啃鱼,秦攸却注意到他慢慢绷直了肩膀。秦攸觉得很有趣,抓着腰一把将他提到自己腿上,底下那根涨起来的东西抵着软屁股,手伸进他胸前白纱里玩弄那对凸起。末了还要轻啃他的耳朵。

“怎么?继续吃啊。”

虐梗神马的才不要看呢

突然想到一个梗,

b站有个剑三视频,两对cp的两个攻在一起了,然后两个受互相把彼此当替身blabla太虐没敢看~

其实还可以更虐。

来我们假设一下两个受都是傲娇。

两个攻都是表白了很多次受不接受啊。

于是两个好哥们儿攻合计了一下

互相神助攻故意亲密啊啥啥

两个受嘴上拒绝,其实都是心里有攻的

就很吃醋

就把对方当替身开车了~然后被两个攻看到了

于是两个攻就假戏真做了

怎么样グッ!(๑•̀ㅂ•́)و✧!!

这样结局痛苦的就是四个人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